政治家“第一次”的微妙

刘洪 / 文   2017-08-04 23:15:53

第一次,总是人生中的大事。政治家的第一次,更有着丰富的内涵,传递出微妙却可能影响深远的信号。最近一段时间,几位新上任的领导人,开始了第一次的出访:美国总统特朗普出人意料去了沙特,法国总统马克龙不出 所料要造访柏林,韩国总统文在寅则表示随时可访问美中日三国。

表面看,都算是正常的出访;但台前幕后,显然是暗藏机锋。以特朗普第一次出访为例,要知道,美国总统的第一次,一般都要奉献给邻国加拿大或墨西哥,尤其是加拿大。毕竟,远亲不如近邻,加拿大与美国更非普通的邻 居关系。

从罗斯福、艾森豪威尔、肯尼迪,一直到里根、克林顿、奥巴马,他们的第一次,都是在加拿大。小布什是来自得克萨斯的牛仔,第一次则难免牛仔个人主义思想膨胀,去了风格相近的墨西哥,但也算是山水相依的友好邻邦 。

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,不按套路出牌就是他最大的套路。他对加拿大毫不客气,对墨西哥破口大骂,他第一次也不愿先去英国。于是,这位两次推出“禁穆令”的总统,第一次却献给了沙特阿拉伯。为了欢迎特朗普到访,沙 特则奉献了一笔1000亿美元的军购大单,这也是美国签订的最大金额单笔军购大单。果然是一笔好生意。特朗普自然喜笑颜开,沙特也是大舒一口气。但加拿大和墨西哥,被冷落的失望,短时间估计还缓不过来。

与特朗普说变就变的风格相反,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选择的是一种传统路线。对欧洲政治家来说,外交上的第一次,有时是必须保留给特定的对象的。马克龙的第一次,确定是要访问德国,和默克尔大妈好好聊一聊。

当然,这都是基于国家利益。在欧洲,德国和法国是当仁不让的领头羊,这两个国家团结则欧盟存,这两个国家分裂则欧盟亡。所以,当年默克尔上台后的第一次,也是立刻到巴黎登门拜访。

再往前推,马克龙的前任奥朗德,也是不出所料将第一次专程献给了柏林,可怜当天欧洲雷电交加,奥朗德和迎接他的默克尔,在隆重的阅兵式上都被淋了个落汤鸡。

在欧洲,还有另一个若即若离的大国——英国。虽然美英是特殊关系,特朗普上台后,对默克尔各种黑脸,甚至故意拒绝和她握手;对澳大利亚也没客气,甚至中途就挂了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的电话;但独独对英国首相特 雷莎•梅情有独钟,甚至公开在记者面前挽手前行。

但英国首相的第一次,一般都奉献给了欧洲大陆。这也是一种传统。去年,特雷莎•梅走马上任后,第一次离开英伦三岛,就是去了柏林,然后再拐到巴黎;她的前任卡梅伦当年的第一次出访,则是另一种顺序——先去了巴黎 ,然后又逛了逛了柏林。

当然,人生毕竟只有一个第一次,但第一次又太重要,因此也不妨细分,将第一次分解成更多的第一次。比如:特雷莎•梅的第一次,是去了德国;但欧洲以外的第一次,则献给了印度。印度自然也很高兴,当年的宗主国没忘 了自己的重要性。

缅甸实权人物昂山素季女士执政后的第一次出访,则是周边的东盟国家;尽管美国、日本多次热情邀请,但昂山素季东盟外的第一次出访,还是到了北京。中缅关系特殊性,还不是美缅、日缅所能比的。

当前,朝鲜半岛正经历着重大的考验。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第一次出访,或许是一个信号。他虽然还没明确他的第一次访问对象,但也说了,他随时可飞往美国、中国和日本。不出意外地话,文在寅将把他的第一次奉献给美 国总统特朗普。

这倒也不能苛求文在寅,当年朴槿惠上台,第一次出访的对象,也是美国。但美国之后,到底是中国还是日本,却大有讲究,也说明很多问题,估计这背后会是一场激烈的外交博弈。

上一篇回2017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政治家“第一次”的微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