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生命两头同等的爱

李燕 / 文   2017-01-23 19:12:35

有一种爱永远都那么深沉而无言,而我们似乎都在永远忽视。等到这种爱被掏空时,才恍然明白:我们该以对待孩子的态度对待渐渐老去的父母。

这是一位刚失去母亲后的朋友跟我闲聊时说起的一个故事。她一直以为有很多的机会来孝敬母亲,可子欲养而亲不待,留下的只是追悔与自责。她再三告诫我:要好好对待父母,以对孩子般的疼爱和耐心去关心和照顾自己的父母,以待孩子般的宽容大度去理解自己的亲人,想他们之所想,解他们之所忧,给生命两头同等的爱,这样才不会有憾事。朋友说,她有两件事最追悔不及。

一件事是:她新婚不久,抱着刚满月的孩子回家。那天,一家人出来散步回去已晚,楼道很黑,母亲怕她穿着高跟鞋摔跤,执意要替她抱着孩子上楼梯。在转弯处,母亲一个趔趄,好在母亲反应及时,赶紧单膝跪地保护好了孩子。上楼后,她对孩子左看右看,问个不停:

“宝宝伤着没,宝宝伤着没?”却没有问过母亲,有什么事,哪里痛。母亲也说自己没事。离开前的最后一个晚上,她起床给孩子冲米粉,经过母亲的房间,听见父亲嗔怪:“你看,膝盖都破皮了,这里都肿成这样了,你还说没事。”母亲说:“怕丫头担心呢,没事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她本来想第二天看看母亲的伤势,但忙着赶车,居然忘了。后来,她将这事给忘了,直到父亲一次在闲聊中说,母亲那一跤摔得很重,一个多月才好。

另一件事是:母亲肝癌住院时,朋友刚刚找到一份新工作,抽不开身,她不想放弃来之不易的新工作,便委托弟弟好好照顾母亲。十几天后,母亲病情恶化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她才不得已请了两天假赶去看望。那天,母亲看到她特别得兴奋,晚上十点,突然说想吃柿子。她劳累了一天有些累,便安慰母亲:“今天太晚了,放心,我明天早上一大早就帮你买柿子去。”

没想那天凌晨三点,母亲病情急剧恶化,在亲人的包围下撒手人寰,母亲最终没能吃上柿子。

母亲走后,朋友常常回忆起母亲对她的好,自此便知,她丢了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。她本可以做个“好孩子”,譬如,母亲摔倒时她扶起她,并查看她的伤情,问一下,哪疼?譬如,不要那份工作了,守在母亲身边,握着她的手陪她度过人生中最后的日子,还有那天,不管多晚,也要出去给母亲买柿子。

有一种爱永远都那么深沉而无言,而我们似乎都在永远忽视。等到这种爱被掏空时,才恍然明白:父母之爱是大爱,是天下最无私的、最真的、最伟大的爱。我们是父母,同时也是儿女,我们对孩子关怀备至,呵护有加,却忘了该以同样的态度来对待渐渐老去的父母,我们应该像爱孩子一样爱他们,给生命两头同等的爱。

摘自《北方人》

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给生命两头同等的爱